渔泛新闻

渔泛新闻>科技>不良资产、有毒资产、危机企业、问题机构,怎样在这里深加工?

必看!精彩资讯APP新手指南!1分钟带你快速玩转精彩资讯

发表时间:2019-11-23 08:36:05热度:719

阅读更多精彩案例、多维视角和独家采访:中外管理杂志

(毛主义者也可以前进赚钱)

中外管理杂志年度订阅——拓展视野的主导理念——中外管理

优质企业的不良资产、有毒资产、危机企业、问题机构、问题资产等“问题资源”如何在这里得到进一步处理?

策划、写作:辛郭琦,本报记者,责任编辑:李静

目前,国际环境不稳定,不确定性明显增加。国内经济结构性矛盾依然突出,经济下行压力加大。

另一方面,整个实体企业仍然存在产能过剩、成本上升、利润下降的问题,转型升级也进入了要么不进步,要么不回报的关键时期。此时,许多产品和技术具有竞争力的企业面临着被切断贷款的困境,从而使情况变得更糟,陷入困境。

这种情况在国家一级显然是不可取的。

2019年9月16日,央行全面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这是央行2019年第三次降息,也是第二次全面降息。

释放流动性的目的只有一个:“支持实体经济发展,降低社会融资的实际成本。”对许多真正的企业来说,从资金池中流出的9000亿元就像久旱之后的雨水。

引导金融机构增加对以制造业为主的民营企业的中长期融资已成为央行的政策指导。

但是,有一种公司是在金融援助中成立,在金融援助中成长,并转化为金融援助,以“服务实体经济”和“化解金融风险”为主要职责——这就是在危机时刻帮助企业的资产管理公司,其中1999年10月18日成立的长城中国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就是典型的代表。

事实上,所有的企业都有一个生命周期,比如创业、成长、成熟和衰退。宏观经济也将呈现繁荣、萧条、衰退和复苏的循环。当这两个周期在一定的空间和时间内相互重叠和摇摆时,往往会导致真实企业和金融机构之间的信贷关系失衡和信贷资源错配,从而导致不良资产在某个地区甚至某个地区的产生和蔓延。

在普通企业眼中,这些不良资产往往是隐藏的秘密、烫手山芋和不治之症,而在长城资产(Great Wall Assets)眼中,它们是珍宝。它们以收购问题资产、大规模重组和综合金融服务为主要手段,以联合经营“股票债券”为主要手段重组企业资产、债务和管理。

在转型发展的过程中,没有金融支持,企业是无法爬山、跨越障碍、转弯的。然而,一段时间以来,由于土地和劳动力成本的增加,资源和环境约束的收紧,实体经济的回报率下降,一些企业在经营中遇到了困难。在这种情况下,实体企业能否理解金融,能否利用金融,能否改变对金融的错误认识至关重要——不可否认,许多实体企业正因为这三大难题而陷入困境。

为此,中外管理层正在对长城资产进行深入访谈,回顾和总结过去20年长城资产十大代表性经典案例,并将出版《重组之路——中国长城资产十大经典案例》一书。通过对具有强大参考力和优秀故事的案例的深入分析和全面重述,将给各类企业管理者以深刻的启迪、启发和洞察的启迪,使其成为金融从业者办公桌上的“参考书”和实体从业者枕头上的“箴言集”。

最近,我们采访了中国长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沈晓明,并从过去20年长城资产管理的十大经典案例中选取了两个作为典型案例进行摘录。

我们当然可以从这些经历过严重危机但在自己的意志力和长城资产的专业帮助下重生的企业身上学到很多东西。

沈晓明:20年来我们为实体经济服务的三大角色

20年来,长城资产“多任”:“风险解决专家”、“问题代理救援专家”和“并购重组专家”,充分发挥“金融稳定器”、“资源优化器”和“经济助推器”的功能,推动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中国长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沈晓明表示,长城打造了核心竞争力:重新定义“不良资产”的内涵和外延,将其业务从“不良资产”拓展到“问题资源”,重点关注问题债权、问题资产、问题企业等“问题资源”,通过“魔方”并购重振社会资产存量。

大数据:2万亿,1000多人,几十万人

“中外管理”:在过去的20年里,长城资产使用了哪些有效的手段来支持实体企业的发展,取得了哪些成就,总结了哪些经验,总结了哪些经验,恢复了哪些数据?

沈晓明:世纪之交成立的资产管理公司找到了化解、防范金融风险、振兴国民经济的新途径。国家对资产管理公司的任务是化解金融风险和保护资产。目的是通过金融实力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

在其成立之初,为了支持国有企业“三年减免”计划,通过债转股减轻国有企业的债务负担,四家资产管理公司成为政策性债转股的主要实施机构,帮助国有企业休养生息,摆脱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带来的利益下降和大规模裁员的困境。这些措施实际上是由金融体系来承担国有企业改革的成本。其中,长城资产向124家困难国有企业转让了101.8亿元债权,有力推动了这些困难国有企业建立现代企业制度。

20年来,长城资产始终坚持规范化管理,努力充分发挥不良资产管理、处置、兼并、收购和重组的业务功能,促进资源优化配置,帮助困境企业脱困,拯救困境金融机构。20年来,长城资产收购处置了约2万亿元实体企业和金融机构不良资产,重组整合了1000多家相关债务企业,挽救了数十万失业员工,有效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

过去20年来,长城资产一直依赖不良资产这一主要业务为实体经济服务。积极探索更高效的不良资产分类管理模式。通过债务重组、资产并购、追加投资等并购工具的结合,精心打造差异化服务,创新了一系列具有长城特色的并购业务模式,有效提升了不良资产的内涵价值。

特别是近年来,我们坚持不断提升不良资产主营业务核心竞争力,着力支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要通过对问题资产、问题企业和问题机构的并购实施救助,成功创建了“问题资源”业务模式,救助了一批问题企业。

20年来充满挫折的改革与发展实践充分证明,只有坚持“保卫国家金融安全,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职责,资产管理公司才能找到服务实体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商业模式,在现代经济金融体系中确立自己的地位和价值。

长城资产在服务实体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方面发挥了三个重要作用:

一是作为风险解决专家,有效解决实体经济中的问题资产。经过多年的稳健发展,长城资产积累了专业的风险缓释技术和丰富的风险缓释经验。近年来,我们坚决回到原来的源头,大力发展不良资产主营业务。我们已经将业务目标从传统的不良贷款扩展到金融和非金融不良资产以及实体经济中的问题资产。通过努力,产能过剩行业和传统产业升级积累的问题资产得到有效解决。

二是充当并购重组专家,促进问题企业的再生和发展。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经历了40年的快速发展,但也积累了一些问题实体。针对这些问题企业,长城资产通过收购重组、投资银行等有效手段,改善了问题企业的经营状况,将“问题企业”转变为“优秀企业”。近年来,长城资产积极打造自身业务和专业优势,通过发挥并购重组专家的作用,帮助大量问题企业解决实际问题,突破技术落后、运营低效、管理低效、资金短缺等一系列制约因素,推动这些问题企业转型升级。

第三,充当问题金融机构的救援专家,促进金融和实体经济之间的良性循环。回顾20年的发展历史,长城资产曾多次受国家有关部门、地方政府和债权人委托,帮助陷入困境的金融机构,有效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恢复这些金融机构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能力。

长城资产创立于财政援助,成长于财政援助,并转化为财政援助。这是贯穿我们20年改革发展的主线。我们坚定地回归不良资产的主营业务,以“问题资源”为核心,以并购优势为手段,优化资源配置,服务实体经济,促进经济优质发展。

为了帮助实体经济的发展,在过去的20年里,长城的资产不断地改变着“魔方”和“角色”。

“先天不足”迫使差异化竞争

“中外管理”:事实上,外界已经非常惊讶。为什么许多创新业务都是由具有“农业银行背景”的长城资产开展的?你认为什么样的创新土壤让长城资产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沈晓明: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在四大资产公司中,长城资产拥有“最薄弱的基础”——长城资产接管了中国农业银行的不良资产包,“分散、小而穷”是其最大特点——资产3458亿元,涉及195万户,交易475万笔。这些资产中有170多万分布在全国每个县和乡镇。当时,不良资产基本上平均分配给四大资产公司,但长城的账户是其他三家公司的10倍以上。当时我们最小的债务只有3美分!这是20世纪50年代农村信用社的借据。除西藏、香港、澳门和台湾外,长城公司还在全国范围内获得不良资产。195万个家庭只相当于整个公司的3200人。当时,公司的销售人员从省城来到农村,为了讨债,煞费苦心,摔断了腿。

或许,正是由于发展初期获得的资源“先天不足”,长城资产管理公司自然有这样一个想法:只有走与众不同的道路,才能在市场竞争中发挥主动。

长城资产确实在国内金融业创造了许多“第一”:1999年,长城资产重组了上市公司pt Yu Ti Bai,摘掉了st和pt的帽子,成为中国证券史上第一家直接从pt恢复交易的上市公司。2000年,长城资产在大连举行了“资产租赁签约仪式”,启动了资产管理公司的租赁业务。2001年,长城资产组织30个办事处举办了“全国资产拍卖周”,这是中国拍卖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不良资产拍卖。2004年,长城资产与美国花旗集团(Citigroup)签署贷款购销协议,处置广州、惠州、汕尾的617笔不良贷款,价值23.26亿元,创造了国内不良资产市场的又一个“第一”。2004年5月,长城资产为主承销商的锦西车桥股份有限公司成功发行股票。2005年11月,中国国家投资海南水泥有限公司成功签署债转股协议。率先完成四家资产管理公司中所有领先债转股企业的重组。2006年5月,我们成功举办了自杭州资产公司成立以来规模最大的商业不良资产促进会。截至2006年底,长城资产不良政策性资产基本处置完毕,现金回收总额334亿元,是财政部下达的经营目标责任的1.25倍。目标完成率在四家资产管理公司中排名第一。

2015年,面对陷入困境的超级日本公司,长城资产凭借多年收购和处置不良资产的经验,结合资本市场的要求,设计了一套“经营壳上市公司破产重组、注入优质资产”方案,成功解决了中国资本市场第一笔企业债券违约问题。长城资产为超级日本公司设计的总体规划和运营方法,在当前企业债券违约频繁、经营困难的经济形势下,仍然具有很强的借鉴意义。2018年,长城资产依托不良资产并购重组的专业优势和集团的综合管理职能,参与了中国钢铁债务重组、资产重组、重组和上市的不同阶段。结合中国钢铁的具体情况,长城资产提供了债务收购、新融资、现有资产盘点、合作开发等一系列服务。,综合运用不良资产收购、基金、信托、房屋所有权等手段,最大化我国钢铁资产价值,降低资产负债率,成功化解国内首起央企民间讨债危机。

商业转型以来,我们探索了“突出并购发展的核心竞争力,从而不断提升公司在不良资产主营业务中的竞争优势”的差异化竞争战略。我们总结形成了以不良资产为重点的具有长城特色的并购重组业务模式,并在行业内推出了“长城”品牌。

长城资产积极寻找机会,通过不良资产资源之间的债务重组,切入金融重组、资产重组、企业重组甚至产业重组等整个产业链服务,通过并购解决存量资源错配问题。其中,债务重组可以帮助企业改善债务结构,降低杠杆率。财务重组可以帮助企业优化财务结构,进而通过重组利润结构来优化业务结构。资产重组可以帮助企业剥离低效资产,获得有效资产,促进未来的可持续发展。企业重组可以帮助企业“扬长避短”,重新配置资源,调整资产结构,拆分重组公司业务结构,剥离“有毒”资产,提高有效资产价值。

未来,长城资产将坚持突出并购发展的核心竞争力,依托多层次资本市场,投资投资银行工具,以振兴现有资产和优化资源配置为目标,以实质性并购为重点,完善“债权股权”业务体系,以差异化管理策略拓展公司在不良资产行业的竞争优势。

正是由于发展初期获得的资源“先天不足”,长城资产管理公司自然有这样一个想法:只有走与众不同的道路,才能在市场竞争中占据主动。

——沈晓明,中国长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企业救助:“问题资源”与“双百工程”

“中外管理”:数据显示,制造业长期以来一直是“最大”的不良资产。你能不能具体介绍长城资产的“问题资源”模式,让制造经理了解长城资产的运营模式,帮助企业解决发展问题,从而更好地帮助真正的企业发展?

沈晓明:经过多年的探索,长城资产已经从处置银行不良资产的单一政策机构发展成为收购银行不良资产、处置企业债权、救助问题企业、托管问题金融机构的“问题解决专家”。我们积极创新业务模式,在优质企业的不良资产、有毒资产、危机企业、问题机构和问题资产等“问题资源”中寻找并购机会,利用多元化金融工具箱的协同功能,将这些“问题资源”作为一个整体进行配置和盘活,我们称之为“问题资源”模式。

总之,我们的视野应该从不良银行资产扩展到金融不良资产、非金融企业的非金融不良资产、问题企业和问题金融机构的救助。

与此同时,我们采用了并购等投资和投资银行方式,将“问题资源”的视角扩大到社会投资者、产业重组方、中介服务提供商等。,实现了各种社会资源的有效整合。有些项目甚至超越了国界,将它们置于国际背景下分配资源。同时,依靠资本市场的市场配置、价格发现和价值实现功能,这些“问题资源”的价值最大化。

2015年,监管部门允许四大资产公司收购和处置非金融机构的不良资产。长城公司的不良黄金业务近年来发展迅速。积极帮助实体企业盘活资产,化解企业间“三角债务”。

根据监管机构的非黄金收购方式,非黄金收购包括非金融机构拥有但无法为其带来经济效益的资产,或者带来的经济效益低于账面价值的资产,已经贬值的资产(包括债权、股权和实物),以及受托管理其他法人或自然人财产的金融机构形成的不良资产。换句话说,各种问题资产,包括问题企业,甚至高质量企业,都是我们的服务目标。我们应该在客户开发中兼顾“好”和“坏”,充分挖掘资源。

“中外管理”:长城资产在产业救援和企业救援方面有什么计划?

沈晓明:根据2019年上半年的数据,长城资产管理稳步推进,主营业务持续扩张。截至6月底,集团净资产694.68亿元,同比增长13.58%。资本充足率为14.43%。上半年,长城公司的主要不良资产业务稳步扩张,重点是围绕问题资源的实质性并购等综合“大不良”业务。共收购金融不良资产债权395.18亿元,处置兑现166.18亿元。

长城资产将以产业救援和企业救助为重点,大力推进实质性重组,实施“双百工程”,通过两三年的努力,运营100个并购重组项目,培育100个潜在客户,支持公司可持续发展。

2018年12月25日,中国钢铁市场化债转股签约仪式举行,中国钢铁“重生”

长城资产在过去两年里一直在全面实施这一战略目标:例如,成功解决了中国钢铁行业的债务危机,率先完成了中国钢铁行业以市场为导向的合法债转股,并在关键时刻拯救了一批以贝因美为代表的民营企业。与此同时,中国民生投资公司的重组正在全面推进。

未来:做好“老工作”,塑造“新角色”

“中外管理”:作为董事长,你如何看待长城资产在现代经济体系中的地位?你认为长城公司将来会为实体经济服务吗?

沈晓明:今年10月,我们庆祝了共和国成立70周年和长城资产20周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年来,特别是近40年来,中国的经济增长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金融为支持高质量的经济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资产管理公司作为中国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在经济金融改革中诞生和成长的。他们不仅是证人,也是实践者。它们承担着国家赋予的一系列独特职能,如解决金融风险、重组有问题的企业、拯救有问题的机构和振兴现有资产。他们为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近年来,中国经济发展呈现加速转型、结构转型和动能转型的积极趋势。但是,国民经济结构性矛盾的长期积累仍然突出,影响高质量发展的深层次制度因素和结构性矛盾依然存在。“稳中有变,忧中有变”的宏观经济短期趋势保持不变。

因此,长城资产必须重塑“风险解决专家”、“问题机构救援专家”和“并购重组专家”的角色,充分发挥“金融稳定器”、“资源优化器”和“经济助推器”的功能,大力支持国民经济的高质量发展。

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2019年2月份的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时指出:金融活,经济活;金融稳,经济稳。经济兴,金融兴;经济强,金融强。经济是肌体,金融是血脉,两者

甘肃十一选五 快乐8 江西快3

© Copyright 2018-2019 yetihostel.com 渔泛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