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泛新闻

渔泛新闻>体育>「红宝石国际是否合法」昂山素季新局:从“亚洲女神”到“影子总统”

必看!精彩资讯APP新手指南!1分钟带你快速玩转精彩资讯

发表时间:2020-01-11 16:19:21热度:993

「红宝石国际是否合法」昂山素季新局:从“亚洲女神”到“影子总统”

红宝石国际是否合法,2016年3月30日,内比都,缅甸新总统吴廷觉在议会正式宣誓就职,缅甸全国民主联盟领导人昂山素季成为缅甸新内阁成员。(ic图)

2016年3月30日,上午10点。缅甸首都内比都,扇形的联邦议会大厅内外,人头攒动。

昂山素季,这位全缅甸最知名的女人从大厅正门走进。本就是金色调装潢的大厅里此时一片橙色,这是她领导的现任执政党——全国民主联盟(民盟)的着装配色。

走在橙色中间的昂山显得有些特殊,她体形娇小、身着一袭蓝底白花纱笼,同色系的围巾从右肩绕过,搭在她左手小臂上,黑色长发低束,用淡黄色的鲜花扎成马尾。

昂山素季和新政府的其他17名部长、宪法法院9名法官、联邦选举委员会5名委员,走到缅甸议会上院民族院议长曼温凯丹面前集体宣誓就职。尽管优雅的仪态已经无法抹去岁月留下的痕迹,可昂山素季依旧像往常一样,昂首挺胸、面带微笑。

这种坚定的骄傲在这个女人瘦削的面庞上已经存在了71年,不过这一次,所有人都认为她应该如此。

仰光囚徒

上世纪八十年代,昂山素季在她位于仰光茵雅湖南岸大学路56号的家中。(ic图)

内比都是全球最年轻的首都之一。

2005年11月6日,在世人的惊讶和质疑中,这个国家的中心似乎在一夜之间,搬到了这个位于缅甸国家版图中心部位的地区。

这个面积大到近乎奢侈的缅甸新首都,其行政、军事、商业、生活等不同区域被规划开来,相隔几公里甚至十几公里。在行政区议会大厦前面,有着宽阔的、每方向10条车道的公路,尽管其中几条仿佛永远是空的。

此时,昂山素季还被软禁在400公里外,仰光茵雅湖南岸大学路56号,一座近乎破败的别墅中,她的活动范围与内比都的20条车道相比堪称狭窄。

在这里,昂山度过了15载几乎与世隔绝的软禁岁月,21年与当权军政府的持续对抗的艰难历程。

软禁期间,昂山素季每日通过为她送食物的随从、检查身体的私人医生和与她接触的律师等人,以隐秘方式和她创立的反对党民盟的地下网络保持联系,并通过民盟向外界民众传达和平抗争的信息。而在这个被围墙、铁丝网、铁门和湖水包围的院落之外,“昂山素季”成为了这个国家最大的敏感词。

那些年,昂山素季倡导的非暴力抗争等理念通过书籍、演讲、媒体报道等方式传至缅甸全国。她撰写了《免于恐惧的自由》、《给缅甸的信》,将自己的政治理念与不平凡的遭遇写在书里。她也不止一次指出,民主制度只能慢慢地在缅甸生根发芽。

为了完全控制昂山素季,军方截断了她的资金源,如有需要,军方会给她购买食物及生活用品,但她毅然拒绝军方的施舍。她开始靠《免于恐惧的自由》的版税为生,还变卖了许多家具,卖掉了浴缸,卖掉了空调。

昂山素季还强硬地呼吁国际社会关注缅甸,而最令军政府恼火的是,她甚至鼓励国外继续对缅甸进行经济制裁,加速独裁政府的崩溃。

前军政府对她的限制愈发严格,她与外界联系的唯一一条电话线被切断,驻守在她家周围保护她人身安全的民盟志愿者被迫遣散,外国使者也常被禁止与她会面。

然而,每当当局短暂释放昂山素季,来自缅甸全国的民众便会迅速聚集到她的身边。缅甸民众从未忘记她,她的个人魅力与声望也不曾因被软禁而有所减弱。

2010年11月13日傍晚,穿紫色纱笼裙的昂山素季步伐轻松地迈出别墅大门,微笑着向雀跃的支持者致意,65岁的她依然美丽。昂山被释的消息迅速登上全球媒体的重要位置。

“素季!素季!”

2015年2月13日,纳茂,缅甸反对党领袖昂山素季出席纪念父亲昂山将军诞辰100周年活动,受到人民热烈欢迎。(@视觉中国)

人们开始大声呼喊,“素季!素季!”

这是21年来,她第三次被释放。

“我不会仇恨这个政府。让我们直接互相交流吧,为了全国和解与对话。我相信法制,会一直为此奋斗下去。”昂山素季对着周围近万名支持者这样说道。在狂热的人群中,她始终面带微笑,像一个已经见惯大场面的明星。

这是2010年11月14日。在7年的软禁之后,她首次被允许进行公开演讲。

一周前,缅甸举行了20年来第一次多党制全国大选。吴登盛领导的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已经稳握各级议会多数席位。

2011年3月,军政府将国家权力移交给了由议会任命的文官政府,同年8月,宣布将推行民主的总统吴登盛,出人意料地会见了昂山素季。至此,昂山素季在缅甸重新回到了报纸头版和杂志封面。那时,在仰光街头,几乎到处都是摆满昂山素季画像的小摊。

不过,与吴登盛见面后,昂山素季却改变了早期的抗争策略,开始拒绝绝大部分的媒体采访,也减少了与外国政商、使者、非政府组织等人员的会面,专心与军方协商推进民主,分享政权。

昂山在那时似乎就已经做好了在很多问题上与昔日的对手站在一起的准备,不再止于做一个道德偶像。

2011年11月,昂山素季递交了参加2012年4月议会补选的报名表。1988年至今,在以“民间人士”身份进行长达23年的“非暴力”抗争之后,这是昂山素季首次竞选公职。

“这是我的生活里第一次看到光芒。”一位曾经的政治犯说。

2012年,昂山素季在国会补选中,高票入选仰光高穆地区的联邦国会议员。进入国会之后,昂山素季首先尝试与吴登盛合作,共同推进缅甸民主进程,但昂山很快判断,他并不是可以合作的改革派,她随之转而与吴登盛的对手瑞曼紧密合作。实际上,瑞曼、吴登盛,在军政府时期均属于军人高层干部的年轻梯队成员。瑞曼一度被视为前军政府领导人丹瑞的左右手,和其他老将们关系密切。

昂山素季一进入议会,瑞曼即安排她主持高等教育相关工作。同时,协助昂山素季在国会中施加影响力,推动修改宪法。在担任国会议长期间,瑞曼多次与昂山素季秘密会面,讨论国家未来以及两人合作的方式。

据称,昂山素季曾一度考虑在大选获胜后,协助瑞曼担任缅甸总统,利用他在军中的影响力,结束军人集团干政的历史。但瑞曼在大选前被军中老人定性为“叛徒”,并在一场深夜进行的“小政变”中失去继续推进军队改革的领导权。

在被军人集团“扫地出门”后,瑞曼在新政府时期扮演辅助昂山素季与军方沟通、对话的中间人角色。在去年大选民盟再次获得压倒性胜利后,丹瑞主动邀请昂山素季进行闭门谈判,但谈话内容至今未被公开。此后,昂山素季数次与瑞曼会面,商讨是否接受军方提出的谈判条件。

值得信任的老友

“喔喔我爱昂山素季!”

2015年10月31日,民盟选前的最后一次大集会,也是昂山素季在去年大选前,最后一次现身群众场合。十万人穿红衣涌入仰光北边偏远的一座金塔下。

沿路都是放着民盟竞选音乐的车子。有的音乐车很破,车尾绑着几个破旧的大喇叭,车厢里连着播放设备。旁边一台柴油发电机轰轰作响。年轻人站在车顶或者车旁,随著节奏摆动身躯,高唱群星齐唱的竞选主打歌“蓄势待发”。

红色的人潮欢快而热烈,经过执政党巩发党的喇叭前,脸上贴着孔雀星旗,支持民盟的年轻人又叫又跳地大喊。“我们爱听民盟的竞选歌曲,妈妈苏(指昂山素季)是我全世界最喜欢的人了!”

2015年11月8日,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最终在议会中赢得多数议席,即将结束该国几十年来的军政府统治局面。

大选胜利后,根据宪法无法担任总统的昂山素季选择了吴廷觉——一个值得信任的老友——掌管这个职位。

“昂山素季与总统的关系非常好。他们之间的交流是真诚、透明的。此时此刻,昂山素季就正在与总统以及第一夫人一起吃饭。”与吴廷觉相识十余年的人民院议员索左温敏在接受采访时告诉本刊。

他们的友谊,开始于学生年代。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二人都在仰光著名的循道宗英文中学就读。

2010年,当昂山素季结束长达十二年的软禁时,吴廷觉是她第一批在家里召见的抗争者。“我们一起启程去了克伦(省)。”当年与昂山素季、吴廷觉同行的一名民盟成员向本刊回忆。吴廷觉等一行人陪同昂山素季前往与泰国比邻的小城市帕安(hpa-an)。

据这位民盟成员说,当时因为雇不到司机,吴廷觉和其他为数不多拥有驾照的青年便轮流驾车。有国际媒体因此报道称,吴廷觉曾是昂山素季的司机。

那时候的吴廷觉,给人感觉“安静、有礼”,大多数时候,他与人谈论缅甸历史或者诗词创作。在其他人眼里,他似乎更有兴趣成为一名艺术家,而非政客。

总统之上?

新总统上任之后,民盟政府迅速展开了缅甸政治结构的上层重组。

3月28日,吴廷觉正式向国会递交了具体的政府内阁任命书。这份联邦各部部长名单在议会中通过,其中只有一位女性的名字——昂山素季。

缅甸政府目前有21个部门,但吴廷觉当时只递交了18人的名单,其中昂山素季一人担任了外交部、教育部、电力与能源部以及总统办公室四个部门的部长职务。

缅甸宪法规定,外交部长与三军总司令都是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这将有利于昂山素季与军人集团首脑敏昂莱保持互动接触,增进互信,以期在未来五年内修改宪法,并说服军方减少干政,以另外一种重要方式存在。而昂山素季担任总统办公室的职位,将使她能直接与总统、副总统共事,就国事进行充分交流。至于教育和电力能源,都是现在缅甸面对的最大问题。

这个安排尽管看似离奇,但并不违反缅甸现行法律。外界则对这一制度安排存在较大争议。即便是民盟内部,对昂山素季兼任四部部长的安排都显得非常不解。

“如果真的选择这么做,那么她会非常繁忙。”一位不愿具名的民盟议员告诉本刊,这是由于民盟内部缺乏足够多有能力的党员担任各个要职,因此在寻找到合适人选前,教育部及电力部由昂山素季兼任。

有民盟高层透露,昂山素季身兼数职也是不得已的决策。民盟推举的部长人选中,有的人临阵变卦,原因很简单,政府拟不设副部长,部长担子有多重,可想而知。

不过,吴廷觉4月4日还是向联邦议会重新提交了新部长的名单。

同时提交的,还有一份国家顾问法案。

知情人士对本刊称,国家顾问是由昂山素季来自香港的法律顾问匹罗博(roberpe)设计,法案参考了英国的民主制度,其中规定,为落实建议,国家顾问有权联络政府、相关部门、组织和个人等进行国事协商,并要求相关方配合。这在法律上赋予昂山素季调控行政和立法机构的权力,对抗军方的牵制。

法案同时赋予昂山素季“对国会提出建议的责任”。昂山素季入阁后,依照法律需放弃议员之位,但国家顾问一职将让她得以进入国会权力运作——昂山素季将拥有召开任何必要会议的权力,还可参与预算审议,进一步在财政上控制军方。

凭借民盟在上下两院的多数地位,加上少数民族政党的支持,法案在国会轻松获得通过。而根据法案,国家顾问一届的任期为5年,与总统任期一致,这为昂山素季担任下届总统留下伏笔。

克钦民族党议员左提评论说:“在过去,缅甸国王也有国家顾问做政策辅佐,因此我支持她担任。”

秘密班底

政党交替顺利完成后,民族和解与开始新的和平谈判成为新政府的首要政务之一。昂山素季启用了她的秘密班底——私人医生丁妙温,来作为民族和谈重要舵手。

丁妙温是一名穆斯林,多年来一直负责照顾昂山素季的生活起居,在昂山素季被软禁时,他是少数与她有直接接触,并传递口讯的人。

这一任命在民盟党内外引起不少争议,质疑者怀疑丁妙温不具备与各方谈判的足够经验。不过,民盟高层汉达敏告诉本刊,“昂山素季会亲自领导和平进程,但她还有其他职责。”丁妙温有军方资源,也与少数民族势力关系密切。因此,昂山素季指派他作为中间人,负责协调军方势力与少数民族势力,让双方坐到谈判桌上来。

一位曾为丁妙温工作的员工称,他是一个聪明、灵活的人,善于在多方游走。

更加值得注意的是,不少军方高层也参与了由民盟主导的和谈会议,包括边境事务部长耶昂中将、联邦检察长吴吞吞乌、国务资政部长吴觉丁瑞、军方代表亚别中将。有分析指,这代表民盟与军方关系有所缓解,军方或部分军方势力将支持由昂山素季主导的新一轮和平谈判。

华盛顿外交政策研究机构斯蒂姆森中心的资深研究员孙芸分析,“昂山素季与军方高层彼此会见,似乎正在进行某项对话。军方目前仍尊重昂山素季对和平进程的安排,特别是默许三家仍在与缅军激烈交火的民族地方武装加入和谈。言下之意是,民盟将获得制定和实施其民族政策所需的时间和空间,军方似乎愿意一定程度上从台前走到幕后。”

昂山素季近日宣布,新的和谈会议将在7月底召开,所有国会中的少数民族政党都将受邀加入和谈。她称,新一轮的和谈将建立在上任政府的成果之上,取长补短,而非另起炉灶。

而此时,昂山所领导的民盟政府已经执政百日,对于她本人的评价有褒有贬,这个曾经的反对党偶像,依靠极为广泛的号召力走上了政坛的巅峰,从而掌管了极大的行政与立法决定权,被质疑是“从军阀独裁走到民主独裁”。尽管不少当地政客认为,短暂的、某种特殊形式的“独裁”非常有必要。

“昂山素季相信,她知道缅甸实情,也知道下面应该怎么走。”议会法律事务与特殊情况评估委员会成员温丹说,“等到缅甸完成一定发展后,她可以进一步放权,但在这之前,集权更有利于政府高效运转。”

看天下353期封面故事

《vista看天下》团队出品

做最好看的新闻故事

微信公众号搜索“看天下”添加关注

商务合作请联系qq:3310806586

opebet网站

© Copyright 2018-2019 yetihostel.com 渔泛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